怀安

陪你把彷徨写出情节来【高三闭关】

给同人文手的一点tips

无结。:

👍


其六:



永远不会抄袭。




省略号是木三:







爱酱:















其实也是给自己的一些警示吧。
















又名,道系写手经验总结【不】

















1.不要高估自己的实力。永远别相信你的热度高就等同于你的文笔好。这两个是不挂钩的。你的热度高可能只是因为你的CP火。如果有人夸你的文可爱,那也和文笔无关。可爱和好文笔之间也就差了一百个大师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在同人圈里一样适用。时刻记住热度是一时的,是属于CP的;好文笔是永久的,是属于自己的。再说了,有了好文笔,爬到哪个圈当不了太太?

















2.想清楚你写文到底是为什么。是为了你喜欢的CP?为了用文字抒发你对他们的爱?还是只是为了博得人气,在圈子里混成太太?少沉迷圈子里的事,多做自己想做的。有能帮你吆喝的亲友固然好,但是真的不要主次不分。还是那句俗套的老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3.网络上的恭维和赞美,99%不必放在心上。你在同人圈呼风唤雨,可能也改变不了在三次元中是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的事实。

















4.别透露过多自己的信息。一是为了安全,二是真的没人关心。喜欢吃鸡蛋的人,并不会care下蛋的鸡都是什么样。

















5.灵感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除非能娴熟地驾驭文字,不然一气呵成的故事和憋了很久憋出来的故事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6.多阅读。知识永远不会多。而且,看不同的书也有助于帮助你写不同的AU嘛。也许你下次爬墙的时候,你储备的知识就用上了。阅读也能吸取他人的优点,把别人的手法化用到自己的文字里。但是是吸收,不是照抄——引用文学名著不算。吸收和照抄的区别,都是明白的吧。

















7.别把太多生活中的负面情绪代入到文里。时刻记住你笔下的人物都属于原作,你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演绎他们的命运,但是不能出格。因为在三次元受矬就把气撒到角色身上,让他们BE或者被虐都是很幼稚的。

















8.文风这种东西学不来。有人擅长哲学深沉,就有人擅长傻白甜。最重要的不是自己喜欢什么,而是自己擅长什么。别的太太写得来的,你不一定写得来。这不是缺点,你可以继续钻研。

















9.三次元的生活更重要。如果不是职业写手,那么先处理好自己的现实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写文只是调剂,在放松的时候完成就好了。

















10.永远,不要,抄袭。












很很很很喜欢的太太们,有写文的也有画画的。很感谢多才多艺的你们为我们带来的快乐与感动。
不太会夸人😶推荐小伙伴们去关注一下这几位太太。真的非常喜欢你们!  @鱼香橙子盖浇饭  @天真爱丽丝  @开个小号写短篇  @小心火烛  @灌浆期少女  @汽水味的  @荦然一七  @木瓜炖盒子  @地里的大南瓜  @不寿   @四块钱不甜不要钱 @鹿隐  @Because Meet You。  @见见deideidei 
特别艾特@城江半米.  @图书馆寄居XIE 姨母的陈年旧梦反复看了很多次,每次都能收获满满的感动;蟹老师真的超级有趣超级酷!每一篇都那么带感!最喜欢《唯一与追逃》!

【泗逸】光源之外(非cp向)

心情乱糟糟,写的文也乱糟糟。
葵姐姐和小龙女啊,都不要放弃。
我相信他们。
我也相信爱。
————————

“对不起。对不起。”



无助与惶恐被黑暗一点点地放大,几乎快要将他完全吞没。少年背对着观众席站在舞台边缘,单薄的肩膀克制不住地颤抖着,眼泪在不知不觉间早已模糊了视线。他呆愣地望着几米之外的那一束光源,想要靠近,却有太过沉重的力量压得他动弹不得。



一声声清晰有力的呼唤声传来。敖子逸微微侧过头,心里不住地祈祷着。



求求你,把行走的能力还给我。求求你,让我给她们唱几句宁夏吧。



她们在等我。她们在喊我。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们不要害怕,你们不要哭。



黑暗中隐约有人向他走来,步子沉稳而轻缓。舞台上太黑,来人在快要走到他面前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踉跄几步才勉强站稳。他看见那人漆黑而清澈的眸子,以及那眸子里隐约的血丝。



“哥。”



过去了这么多年,这人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好听。记得自己当年第一次月考听他唱蝴蝶花的时候,切切实实地有被惊艳到。陈泗旭穿着来时的便装,站在离他半米的地方冲他微微笑着。



敖子逸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来人的头。



“泗旭。”



他深吸一口气,尽力地压制着声音里的所有委屈与不安。




“难过的话,哭出来会好受一点。”



陈泗旭愣了一下,温和的笑容在对面人温和的注视中迅速瓦解为一地碎片。他低下头呜咽了一声,胡乱而无措地抹着眼泪,急促的呼吸声被台下的呼唤声吞噬。



多希望你流泪,只是因为被这世界的温柔感动。



这个孩子啊,连哭泣都是安静的。



半晌,他抬起头,望进同样一双清澈温和的眸子里。他伸出手,轻缓地揉着那人乱糟糟的头毛。



“哥也不要太累了。”



他们共同走过了多少个夏天?他们一起经历过多少次离别?他们曾多少次被刻意藏起来?



寂静的录音室,人声嘈杂的机场,从瘦弱羞怯的孩童到闪闪发光的少年偶像,他们一路跌跌撞撞,早已在大片大片的荆棘中被刺出一身的伤痕。



旁人再心疼,也只有彼此明白这其中的不易。



他以为终于挺过来了,一切终于变好了。这世界看到了他的坚持与善良——



却在这时再一次被推向悬崖边缘。



“陈泗旭!出道吧!陈泗旭!出道吧!”
“敖子逸!solo!敖子逸!solo!”



这一声声的呼喊幻化为风,推着他们通往康庄大道。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我都知道,我都听到了。




就让我脆弱一会儿好吗。



等到明天,等到风携卷着夏意轻拂脸庞的时候,我会再一次扬帆起航。



我不妥协。

感谢相遇。
占tag抱歉。

【泗源】“错爱”

#拒绝以爱为名的骚扰。

  房间里的灯关着,四下一片黑。一丝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间偷溜进屋内,投射在地毯上,化为一点光斑随风轻轻摇荡。

  陈泗旭坐在地毯上,盯着眼前的这一小块光斑愣神。耳机里循环播放着毛不易的《消愁》。终于,音乐声再也掩盖不过身边人慢慢放大的啜泣声。无法再装作茫然无知,陈泗旭关了手机,在黑暗中慢慢挪步,在撞到地上无数乱放的杂物后,终于来到张真源的身边。

  似是积压已久的压力和委屈在一瞬间被释放出来,张真源埋在被子里小声啜泣着,身子微微颤抖,被角早已湿了一大片。安慰的话哽在喉咙里难以说出,陈泗旭只觉得神经突突地跳着疼,再摸一下额头,似是有点儿发烧。轻叹一声,张真源却骤地收住哭声,从被子里猛然抬起头,眼中尽是失落与恐慌。

  “是我。”

  眼角有些酸涩。本以为眼泪啊早已经在那半年流完了,本以为以后再怎么苦再怎么累也好过被刻意地藏起来。陈泗旭努力控制着发颤的手,温柔地揉了揉张真源的脑袋。他想说别怕,但是他没有能力保护眼前人,甚至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他想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别人的行为哪怕再过激,又怎么会是他能阻止得了的呢。

  张真源坐起来,悬挂在眼眶的泪珠掉落在陈泗旭的手背上。他伸出手去擦掉,顺势将陈泗旭冰冷的手握住。喉咙干涩,他长舒一口气,以此来平复情绪。末了,他才小声地询问道,“走了吗?”

  “嗯。刚刚Ada姐带了几个保安来把她们带走了。”

  刚松一口气,手机铃声却突兀地响起,张真源吓了一跳,身体本能地往后仰,脑袋则狠狠地撞击在床头柜上,生理盐水克制不住地夺眶而出。下午追尾事件时撞在窗子上的后脑勺此刻又受到重击。眼前一黑,他甚至不确定自己短暂的失明是由于黑夜还是眩晕。

  陈泗旭慌乱地伸出手抚摸他的脑袋,询问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就被对方的手势打断。他无奈地抿了抿嘴,小心地在对方的后脑勺上轻轻地揉着。

  张真源沙哑的声音响起,“您好。”

  “是张真源吗???啊啊啊真的是张真源你们快来听啊!!张真源我超级喜欢你的!!你和谁住在一起啊??泗旭吗??告诉他我也很喜欢他的!!我明天来看你们…”

  女生故作甜腻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陈泗旭皱眉,一把夺过手机挂断了电话。张真源低下头,很久没有再说话。陈泗旭也沉默着。

  寂静的气氛无端蔓延,直至陈泗旭终于忍不住开口,不知是在倾诉还是在喃喃自语。

  “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每个喜欢我的人都是很好的,都很不容易。我这么不好,她们还愿意包容我陪伴我,愿意跋山涉水来看我,还给我写信啊。”

  他揉了揉撞得发青的手腕,手指上的茧刺痛了伤口,他却不觉得多痛。

  “既然喜欢,为什么要伤害我呢。”

  “如果不喜欢,跟我说一下,我会让一让的呀。”

  “不是给我的信,就不要递给我了好吗?”

  声音已经有些微微发颤,他真的太累了。靠着床头柜,陈泗旭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替他掖好被子,张真源顺势抹掉这人眼角的眼泪。

  “明天的事交给明天吧。晚安。”

——————————

如果你喜欢他,请和他保持适当的距离。

拒绝跟车。你是用孩子们的安全换来你虚荣心和贪念满足。

拒绝蹲酒店。拒绝半夜打电话。鬼片片场不在这边谢谢。

如果你喜欢他,请你保护他。

👊

台风台风,——
祝君——

爱豆张真源。
甜豆方方同学。
天籁涨工资。

爱豆陈泗旭。
吟游诗人陈泗旭。
风趣幽默陈小明。

爱豆马嘉祺。
优秀本体小马哥。
可爱本体猫捡球。

【泗源】《一杯咖啡引发的惨案》——搞事联文第三波

#拖了很久的霸王餐来了
#努力甜回来真是不容易啊
#具体事宜见第一波
#梗  霸王餐

夜深了,四下都静悄悄的。张真源枕着胳膊趴在书桌上,歪着脑袋看玻璃窗外熟悉的街景。对面楼的灯一盏一盏泯灭,光也一点一点地黯淡下去。喧嚣声在不知不觉间被沉寂吞噬,天气很冷,张真源却刻意将玻璃窗全开着,任凭寒风肆意地卷席而来,将身上残留的最后一丝温热毫不留情地夺走。

喉咙干得厉害。张真源伸手去够不远处的玻璃杯,却不料将放在桌角的相框打落在地。金属与木头的撞击声将寂静打碎一地,尖锐的声音刺痛了耳膜。似是毫不在意般地,张真源微仰起头,抿了一小口水。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他轻咳一声,声音早已沙哑得不成样子。胃部有些隐隐作痛,张真源任命般地仰头瘫倒在椅子上。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喊累,可偏偏大脑清醒得要命。右手颤抖着抚上眼睛,温热的液体流过指缝,其中的盐分将早已红肿的眼角浸得生疼。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反省自己,如同一个做错了事却不懂得如何去认错的孩子一般,一次又一次地检讨自己。这么多年来,他和陈泗旭都很少吵架——或者说,很少有机会吵架。陈泗旭甘愿推掉所有通告,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远赴异乡只为见他一面,他也愿意不声不响地安排好一切事务,只为回国时能给陈泗旭带来一点点惊喜和感动。哪怕满心疲惫,只要钻进那个人的怀里,所有的不安和焦躁也都被他的体温融化。

或许是我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梦想,固执地丢下他只身去国外闯。我所尝过的那些苦楚,我所有难以缓解的思念,对于这个身份特殊的人而言,可能更加难熬吧。

自责与懊悔被无限放大,张真源在黑暗中小声抽泣着,肩膀抑制不住地颤抖着。屋子里很黑,他却没有开灯。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了这么多年,他早已不再怕黑。

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张真源吓了一跳,在看清来电人姓名的刹那心跳漏了一拍。他颤抖着手接通,数天来的疲惫与悔意将声音磨得沙哑而低沉,“喂?”

“张真源。”

那人独特的嗓音隔着听筒传来,如同一味镇定剂,平复了张真源因不安而错乱的心跳。他只觉得鼻酸,眼泪控制不住地就要掉下来。他只轻轻地应了一声,却有喧嚣的人声夹杂着车鸣声从听筒那边传来。紧皱眉头,张真源略有不安地开口,“陈泗旭,你在哪里?”

“我?我在你家附近的一个夜市里啊……”

那人漫不经心的语气惹恼了张真源。轻轻地叹了口气,匆匆挂断电话,张真源熟练地从衣柜里抓了一件黑色外套,又从衣架上取下一顶深黑色的鸭舌帽,这才急匆匆地出了门。

他就那样坚定而快速地在冷风中走着,从寂静走向喧嚣,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自己小小的世界里走出来,奔赴陈泗旭的荒原。而他全然没有意识到——

他还穿着睡衣和拖鞋。

转了大半个夜市,在一家顾客稀少的烧烤摊前,张真源找到了趴在塑料桌上早已不省人事的陈泗旭。啤酒瓶堆满了桌子,竹签被整整齐齐地码好放在塑料盘子里。似乎是预感到了自己的到来,那人抬起头,晕晕乎乎地看着张真源睡衣上的喜羊羊傻笑。

“嗝,张真源,没想到你对喜羊羊这么,嗝,死心塌地啊……”

睡眼朦胧中陈泗旭看到一个奶团子气鼓鼓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于是他下意识地张开双臂将那人搂进怀里,一只手轻柔地在他柔顺的头毛上呼噜着。那人身上沐浴乳和洗发液的甜香温柔地充溢鼻腔,陈泗旭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很想就这样睡一觉。脑袋上挨了不轻不重的一击,他也不在意,舒舒服服地闭上了眼睛。

张真源弯腰抱着陈泗旭,在其他人好奇的目光中羞红了脸。刺鼻的酒气迎面扑来,夹杂着厚重的油烟味儿,熏得张真源快要晕过去。他却不舍得离开那人温暖的怀抱。


“你还嫌自己上娱乐头条的次数不够多么。”

伸出手在陈泗旭堆积着杂乱卷毛的脑袋上拍了拍,张真源无奈地嘟嚷着。


“我就是想吃烧烤了嘛。”


那人委屈地在他肩上蹭了蹭。张真源一切负面情绪在一瞬间一扫而空,他用力抱紧他醉醺醺的小傻瓜。小傻瓜抬起头,咯咯咯地笑了,小鹿般清澈而深邃的眼眸里倒映着他温柔而专注的眼神,“但是,我忘记带钱了。”


张真源一愣,准备给那人披外套的手僵在半空中。陈泗旭仿佛自动酒醒般地猛然站起身,穿上外套戴好帽子,“我知道你也没带,所以,张真源。”


陈泗旭似是恶作剧得逞般地冲他眨了眨眼。


“我们逃跑吧。”


在无数诧异眼光的注视下,张真源被陈泗旭牵着,在寒冷冬天的夜晚,穿着拖鞋逃跑。摊主的责骂声从不远处传来,陈泗旭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张真源踉踉跄跄地跟着,大一号的拖鞋让他几次都差点儿摔倒。


陈泗旭干脆把他打横抱起,接着在大街上大步奔跑起来。冷风灌进衣领,他冻得有些直打哆嗦。怀里的奶团子是他所有温热的来源。


张真源缩在陈泗旭的怀里,脑袋轻轻地贴着他的胸膛,听他加快的心跳声,和因剧烈奔跑而克制不住的急促的呼吸。睡衣毛茸茸的太过暖和,张真源偷偷地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就快要睡着。下一秒他就被轻轻放下,还没站稳,后背又抵上一堵结实的墙。寒意从脊背传来,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陈泗旭低头凝视着张真源的眼睛,眸子里汹涌着太多复杂的情绪。他伸出手,抚上张真源削瘦的面庞,大拇指轻柔地摩挲着他红肿的眼角。半晌,陈泗旭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将张真源小心翼翼地揽
进自己的怀里。


“我很想你。”

#让我们一起期待
#下一个梗:我……才不想再来一次